首页 > 股票入门 > 预算赤字率3.2%是高还是低?

预算赤字率3.2%是高还是低? 巢东股份股票

来源:股票入门 作者:佚名 浏览量:141

基本结论

今年的预算草案强调“2021年财政收支形势十分严峻,预算平衡更加困难,债务等重点领域的风险不容忽视,必须有效增强财政可持续性”。要了解今年的财政政策,我们建议关注四个重要数字。

2020年地方政府盈余将增加4000亿。2020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完成率仅为99.1%,自2015年以来首次低于预算支出安排。财政支出达不到标准,导致地方转移资金规模低于预期。年初拨付21100亿元,实际只拨付了17253亿元。考虑到去年地方基金预算预计将超过2万亿元,地方政府可能会动用4000亿盈余资金补充地方预算平准基金,为跨年度预算结余储备财力。

预算赤字率是3.2%,高还是低?一方面,实际赤字率比预算赤字率更重要。2021年公共预算实际超支估计为5.24万亿元,对应实际赤字率为4.7%,低于2020年的6.2%,甚至低于2019年的4.9%。另一方面,财政支出增长率下降更明显。由于赤字规模同比减少1900亿元,转移资金规模和结转余额使用量大幅下降,公共预算支出增速仅为1.8%。如果将公共预算和政府基金预算之和作为广义财政,预计年增长率将降至1.0%。

新增专项债务3.65万亿,实际资本规模可能更大。为保证重点项目的持续建设,今年新增专项债务较去年略有减少1000亿元,符合预期。由于去年可能已经有部分专项债务资金存放在平台上,随着资金使用效率的逐步提高,今年专项债务资金实际规模可能会高于去年,对重点项目建设仍有较强支撑。从资本投入的变化来看,预计今年土地储备和棚改两类专项债券的发行规模将大幅增加,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挤出基础设施投资。由于特殊债务作为资本,收益平衡的可行性高,杠杆受到一定限制。我们维持基础设施投资不温不火的判断,年增长率预计在5%左右。

国债净融资7.1万亿,注意供给节奏。预计今年地方债务将增加4.6万亿元。加上用于弥补中央预算赤字的政府债券净融资2.75万亿,减去用财政资金偿还的地方债券到期部分,政府债券年净融资规模为7.1万亿元,比2020年减少近1.3万亿元。有节奏地,从4月份开始,政府债券每月发行规模可能超过1万亿元,净融资高峰可能出现在5月、9月和12月。

今年金融主线:重视“跨周期”调整,预留金融空间。预计今年财政支出增速明显下降,基础设施投资适度增加,全年国债净融资规模下降1.3万亿元。这些因素将有利于中长期利率债券的走强。但短期利率下行拐点仍需等待。政府债券供给压力可能从4月份开始大幅上升,资金波动仍需关注。

3月5日,财政部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2020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和《2021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报告汇总显示,财政支出不符合标准,导致地方资金转入规模出乎意料。

公共预算支出资金有三个来源:公共预算收入、财政赤字、转移资金和结转余额。根据2020年预算的具体执行情况,由于财政收入略超预期,赤字规模与预算草案一致,在支出目标未完成的情况下,转移资金和结转余额仅为26133亿元,比年初预算草案减少3847亿元。考虑到中央预算转来的资金落实与草案一致,近4000亿元的差额来自地方预算。在2020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中,实际转移资金和结转使用余额为17253亿元,低于预算草案中地方政府资金21100亿元的计划预算,盈余增加约4000亿元。

我们在《财政困境》报告中分析,近年来,由于盘活存量不足,弥补收支缺口主要依靠地方政府超预算资金的转移支付。2020年地方土地出让收入同比增长15.9%,地方政府资金支出低于预期(全国完成进度仅为93.6%),地方资金预算预计超过2万亿元。考虑到地方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超过1500亿元左右,粗略估计2020年地方财政盈余将增加4000亿元左右。

4000亿元可用于补充地方预算平准基金,体现“跨周期”调整的政策思路。去年7月底,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完善宏观调控的跨周期设计和调整”的思路。对于财政政策,关键在于跨年度预算平衡机制和中期财政规划管理。去年为应对疫情影响,财政赤字大幅扩大,一定程度上透支了地方政府未来的借贷空间。随着经济的稳步复苏,短期内保持高支出强度意义不大,剩余资金可以为应对未来新的风险和挑战留下政策空间。

第二,预算赤字率是3.2%,是高还是低?

从赤字比例安排来看,3.2%实际上略高于前两个交易日市场的共识预期(3.0%)。因此,有观点认为今年财政支出将保持高强度。3.2%是高是低,我觉得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观察。

首先,实际赤字率比预算赤字率更重要。

2021年预算赤字率为3.2%,相应赤字为3.57万亿元。但如果扣除转移资金使用和结转余额,公共预算实际超支预计为5.24万亿元,相应实际赤字比例为4.7%,低于2020年的6.2%,甚至低于2019年的4.9%。

其次,财政支出增速下降更明显。

根据安排草案,2021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97,650亿元,增长8.1%,与我们上一份报告的预测一致。但随着赤字规模同比减少1900亿元,转移资金规模和结转余额使用量大幅下降,公共预算支出增速仅为1.8%。如果将公共预算和政府基金预算之和作为广义财政,预计年增长率将降至1.0%。

因此,3.2%的赤字比例安排主要是基于不再发行专项政府债券的前提下“保持适度支出强度”的政策需要。但从实际赤字率和支出增长率来看,由于今年经济增长压力较低,财政可持续性和预留政策空间可能更为重要。受“三条红线”、“五级分类”等一系列房地产融资收紧政策的影响,今年房企收购土地的态度可能趋于谨慎。如果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低于预期,意味着一般财政支出有收缩的可能。

三是新增专项债务3.65万亿元,实际资本规模可能更大

我们在《利率债券供给三猜想》报告中预测,在专项国债退出的背景下,为了保证重点项目的持续建设,今年新增专项债务小幅下降至3.5万亿元左右,实际公布规模为3.65万亿元,仅比去年减少1000亿元,基本符合预测值。

去年资金沉淀严重,今年专项债务资金实际规模可能会增加。国家审计署2020年年中发布的2019年审计报告指出,仅从36个市县的审计情况来看,新增专项债券基金500多亿没有用于关注专项债券基金的变化。从资本投资来看,2月份发布的《关于清理2021年新增特殊债券项目资金需求的通知》中的特殊债券作为资本的杠杆有限。去年3月,以省为单位,专项债务资金用于项目资本金的比例在全省专项债务规模中提高到25%,今年将保持不变。据我们统计,2020年全国用作资本的专项债券规模将占不到10%,主要是因为专项债券作为资本对收益平衡的可行性要求较高,且多为铁路、轨道交通、机场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适用范围有限。而且在这些重大项目中,资本金比例通常会明显高于最低资本金要求。因此,特殊债务的杠杆作用是有限的。

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继续支持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大项目,推进“两新一重要”建设,加大政府对民生工程的投入。从政策取向来看,“补短板、调结构”的意义显然比“稳增长”更重要。我们维持基础设施投资不温不火的判断,年增长率预计在5%左右。

第四,国债净融资7.1万亿,供给节奏是关键

预计2021年政府债券融资净额为7.1万亿元。与去年相比,新增一般债务和新增特殊债务分别减少1600亿元和1000亿元。但考虑到去年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专项债务1481亿元尚未使用,预计今年将新增地方债务4.6万亿元。加上用于弥补中央预算赤字的政府债券净融资2.75万亿,减去用财政资金偿还的地方债券到期部分,政府债券年净融资规模为7.1万亿元,比2020年减少近1.3万亿元。

预计2021年政府债券发行量将接近14万亿。据最新统计,今年国债和地方债的到期日分别为3.87万亿元和2.67万亿元。假设所有国债都是通过借入新债和归还旧债的方式进行展期,再融资地方债务参照2020年91%的续贷率(发行规模/到期规模)进行估算。不考虑老牌县隐性债务试点规模大幅增加,预计全年国债发行量接近14万亿元,较2020年略有增加。

从4月份开始,供应压力可能会明显增加。有节奏地参照2018-2019年的月平均比例估算国债的月发行规模,新增地方债务预计从3月底开始。假设4月至12月发行规模相对分布,4月至12月国债月发行规模可能超过1万亿,5月、9月、12月可能出现净融资高点。

v .摘要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经济增长目标设定在6%以上,在更加注重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率的同时,淡化了对经济增长的追求。从财政上看,无论是去年底地方政府盈余增加,还是实际赤字比例有望低于2019年,都充分体现了重视“跨周期”调整、预留财政空间的政策考量。

预计今年财政支出增速明显下降,基础设施投资适度增加,全年国债净融资规模下降1.3万亿元。这些因素将有利于中长期利率债券的走强。但短期利率下行拐点仍需等待。政府债券供给压力可能从4月份开始大幅上升,资金波动仍需关注。

不及物动词风险警告

财政支出增速高于预期,基础设施投资大幅上升,利率波动超出预期。

主基金加仓列表实时更新,在APP >中免费观看;>。

(文章来源:李迅雷金融投资)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