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HKEx首席执行官李小嘉:科技创新委员会鼓舞人心,具有一举两得的效果

HKEx首席执行官李小嘉:科技创新委员会鼓舞人心,具有一举两得的效果 大唐电信重组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94

“Mainland China是一个特殊的市场,阿姨和爷爷们会搬小板凳去看k线,觉得可以理解。我自己也在交易所,看不懂k线。”

“人们总是说mainland China的监管者在雪地里得不到帮助,但事实上,监管者很难对付。他们肯定想在雪地里得到帮助——搞注册制和科技创新局。但是,监管者不仅想把木炭给谁,还想把它送给谁。”

11月27日,香港联交所集团首席执行官李小嘉在Kr 36第六届WISE大会上发表演讲,谈及mainland China、香港、美国的市场差异,提醒创业者根据自身实际需求理性选择上市地点。

谈到即将在上海推出的科技创新板,李小嘉认为,科技创新板可以起到“一石三鸟”的效果。一是尝试在新的板块改革注册制度,减少对股票IPO的影响,容易获得市场认可和接受;第二,科技型企业的首次尝试可以直接落实决策层对创新型企业发展的政策支持;第三,明确提醒市场注册制和创新企业发行的双重风险,努力做好个人投资者管理。

在资本市场非常活跃的一年里,香港成为许多新经济公司的目的地,甚至出现了“8家公司同一天打铃”的历史盛况。2019年,有250家公司打算在香港上市。

同一天,李小嘉的金句经常说:“当监管机构批准你上市时,散户投资者会高度信任你。中国大部分散户都有这样的心态。”

“大多数普通散户赚钱,觉得自己是巴菲特。如果他们赔钱,他们觉得是政府监管造成的……”

“厚钱是盾,聪明钱是矛。”

以下是李小嘉讲话的摘录:

1.什么是聪明钱,什么是憨厚钱?

大家讨论融资的时候,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意见——要不要上市?怎么融资?是在内地、香港还是美国上市?高估值融资好,还是中低估值融资好?什么样的钱比较好?你的知己是一个怎样的人?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经历和旅程。你问所有的上市公司,他们都走过了不同的路。

这件事简单明了。赚什么样的钱决定了你以后过什么样的生活,追求什么。要么是极聪明的钱,要么是极诚实的钱;国内的钱和国际的钱都有;货币也分为监管严格的货币和监管宽松的货币。

聪明钱就是一开始很难拿到,因为它跟你讨价还价,你跟它单挑。另一种钱,比如在散户主导的市场上市,更容易拿到。接受聪明的钱,刚开始可能很难,但也意味着以后很容易。如果一开始就接受了简单,以后的困难也一定会自己承担。一切都是辩证的,没有一成不变的。

具体来说,大量科技企业在A轮、B轮、c轮上市,钱越早越难拿到;钱越早,越倾向于国际化。因为国际VC和PE的规模整体超过了内地,当然内地现在也在慢慢发展。很难拿到钱,因为它给了你高度的克制。它必须坐在你的董事会里,每天盯着你,你经常不得不依靠它来帮助你找到新的首席财务官和新的商业模式。对你来说,这笔钱不容易拿到,很贵,但是给你带来了长远的发展动力。

还有一种钱可以很轻松很快捷的拿到,比如大陆市场散户的钱。拿了这笔钱,会给你的发展带来很大的资金支持和保障,同时很早就让你成为英雄,市值会像螃蟹一样横着走。但你也会有很深的责任和很深的负担:因为是普通人的钱,如果你的公司最后成功了,那应该是;如果你做不到,你可能会成为千古罪人。

因为监管机构批准你上市,散户对你的信任度很高,内地大部分散户都有这样的心态。一旦拥有了这样的荣誉,也就意味着一份深深的责任。你应该善待你的投资者。如果你自己的生意出了问题,你必须用余生来弥补。

所以你要想清楚两者之间拿钱的问题。如果你在沙漠中找到一片绿洲,你会非常珍惜这笔钱。如果你袖手旁观是一条大河,你可能会觉得有很多钱。小溪可能会渴死,奥卡瓦贝可能会淹死。

如果你在美国上市,你会得到最聪明的钱和最有组织的钱。有些公司可能在那里更容易找到你的知心朋友,因为你的商业模式存在于美国,而不存在于中国。当你找到了知己,就意味着你可以从知己那里得到好的钱。但一旦这个知音不是你的知音,你就要做好孤独一生的准备。很多企业觉得自己的商业模式很好,但是又不能和这些风投谈,因为风投总是和美国公司一起成立内地公司。因此,我们需要对双方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2.香港市场是一个“中间地带”

今天,内地正在大力推动新经济发展,上海即将推出科技创新板,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好事。在我看来,上海引进科技创新板可以起到“一举两得”的效果。一是尝试在新的板块改革注册制度,减少对股票IPO的影响,容易获得市场认可和接受;第二,科技型企业的首次尝试可以直接落实决策层对创新型企业发展的政策支持;第三,明确提醒市场注册制和创新企业发行的双重风险,努力做好个人投资者管理。这里机会很多,真心希望这个新板能闯出一条新路。

人们总是说mainland China的监管机构在雪地里得不到帮助,但你想清楚后,你会发现mainland China的监管机构很难,他们肯定想在雪地里得到帮助——为什么要搞注册制,为什么要搞科技创新板,就想在雪地里得到帮助?但是一个主管不仅要给谁木炭,还要给谁。

mainland China有大量的散户投资者。这个木炭怎么送?所以上市公司想要普遍受益,可能要给投资者设个门槛。也许10万元以下的小散户就不应该做慈善了,因为这不是你能承担的风险,只有资产在几百万以上的才能参与。

美国市场是机构市场,所以两边都没有门槛。公司好坏,只要你公开。发行方没有门槛,想涨就涨。投资方没有门槛,谁都可以来。反正散户很少。

香港市场不一样。香港市场有一些散户,比美国多很多,但比内地少。美国投资者90%以上是机构,其余是散户。内地的情况正好相反,只有20%是散户,80%是机构。在这种情况下,香港上市公司的门槛并不高,很多公司可以超越,但不算太差。内地肯定是好公司才能入门。问题是,谁能决定一家好公司只能由监管者决定,但监管者能决定吗?今天看起来是个好公司,明天可能就变成烂公司了。我该怎么办?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大家经常批评内地监管机构干预,但我们能不干预吗?Mainland China是一个特殊的市场,有大量的散户投资者。爷爷奶奶阿姨会搬去小板凳看k线,觉得能看懂,觉得自己是巴菲特。如果政府完全不干预,恐怕是不行的,所以内地交易所做很多事情都很难。十家企业飞出来的金凤凰肯定有一两只,但是死鸡肯定很多,肯定是鸡毛遍地。鸡毛谁来买单?普通人能承受吗?这对监管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如果上市政策想让所有人受益,那就意味着要让投资者明白,风险很大。问题是,很多散户赚钱后以为自己是巴菲特;亏了就觉得政府干预后亏了。对于企业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勇气、责任心、耐心和对未来的心理准备,还是需要聪明人拿钱,不用上市融资。聪明人拿钱很难,拿的少,估值低,但是拿到了之后就可以做自己的事了,不需要看身后有没有天天淹死你的人。

香港被视为中国大陆市场、美国市场和中国香港市场这三个市场的“中间地带”。为什么这么说?

在香港的中间地带,你既可以遇到非常好的国际朋友,也可以遇到很多憨厚的钱。憨厚的钱会给你很好的机动性,知己的钱决定了你的矛该放在哪里。两者结合更好。

在大陆上市就像在长江里游泳。如果你是一条淡水鱼,你的根和客户都在大陆,不需要太多国际元素,那么你可以去大陆的大河流。如果你觉得自己一定要有国际视野和元素,或者你早期的投资人是从海上来的,你可以去海里游泳,也可以去遥远的太平洋和大西洋游泳,在那里你可能会成为世界英雄。如果你的业务发展,你需要国际支持和中国市场支持。就像我喜欢吃的鲥鱼一样,它可以生活在淡水和海水中。这样的企业需要一个既能在国际海上作战,又能进入中国大陆的本土市场。香港就是这样一个市场。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