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基础 > 华夏万卷砸创业板:第二次会被非法宣传和重大诉讼吸引

华夏万卷砸创业板:第二次会被非法宣传和重大诉讼吸引 羽叶鬼针草

来源:股票基础 作者:佚名 浏览量:220

停牌三个多月,字帖制造商四川华夏万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万娟”)创业板IPO终于崩盘。3月19日,华夏万娟终于在第二次见面时被拒绝了。

深圳证券交易所官网披露的2021年市创业板委员会第十七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华夏问卷被否决的原因是不符合发行、上市和信息披露要求。

招股书显示,华夏万卷是一家以软硬书法内容创意为核心的文化企业,主营业务包括字帖的策划、内容制作和发行以及相关文具的开发和销售。2020年12月9日,华夏万娟有过被审计的经历,当时暂停。

(来源:深圳证券交易所,官网)

在这次会议上,市委对创业板提出的主要问题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它们是2006-2020年的华夏万卷,没有认证,也没有申请流程,有的产品封面印有“教育部门推荐练字”字样;以及华夏万娟与前主要供应商田英章的纠纷诉讼。

此次上市并未要求华夏万娟说明“宣传”是否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发行人的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健全有效执行,是否能够合理保证发行人的合法合规;以及再审情况,结果是否会对发行人的持续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等。

“教育部门建议”的违规索赔

三个月前,华夏万娟在第一次会议上遇到了缓议,这也是创业板实行注册制后少数“缓议”的案例之一。此时,公司涉嫌非法宣传的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

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华夏万卷在报告期内,私自在字帖产品封面添加“教育部指定”、“教育部门推荐的练字用书”等宣传文字,实际上并未经过当时的申请和认证流程。

在华夏万娟此前的所有质询和审议中,该问题都是监管质询的重点,包括“公司行为是否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和“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

华夏万娟在之前的询证函和最新的招股说明书(会议稿)中表示,公司已取得成都高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的公司无重大违法违规行为的证明,并已进行全面自查整改。

(来源:公司招股说明书)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万娟的销售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相关产品累计销售收入超过1亿元人民币,销售份数超过2000万份。此外,平均而言,报告期各期间公司近60%的收入来自补充教学岗位,收入占比从2017年的54.98%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60.12%。

(来源:公司招股说明书)

庞大的销售数据显示,“教育部指定产品”的销售对华夏万娟的收入有显著影响。一旦货架被拆除或报废,这一损失的金额可能不会被低估。

但无论是公司还是潜在投资者,都很难量化“教育部指定”的宣传策略对公司过去收益和未来风险的影响。换句话说,由于缺乏量化数据,华夏万娟“自我认证声明”的公平性也值得研究。

“重大诉讼”在体内,与核心供应商一起上法庭

华夏万娟与饭否供应商田英章之间的诉讼在之前的调查中多次被问到。监管的重点主要在于华夏万卷在失去这个历史上重要的收入贡献者后,其运营能力和盈利能力能否持续保持,公司与各书商的合作模式是否存在漏洞和法律风险。

招股书上说,华夏万卷成立于1996年,至今已有20多年的历史。在公司漫长的发展历程中,除了公司创始人兼实际控制人杨、共持有公司91.16%的股份外,另一个不可回避的人物是字帖界的知名人士、“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第一任会长。

据公开信息,田英章目前是人事部《中国人才》杂志副总裁、人事部中国书画人才培养中心主任,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终身书法家。曾任国务院任命的作家、人事部中国书画人才培养中心主任、书画人才资格考试委员会执行主任、中国现代硬笔书法研究会会长、中国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根据招股书,华夏万娟于2004年开始与田英章合作,后者独家向公司提供范紫。华夏万娟也推广了田英章范紫系列多年。

根据华夏万娟招股书,田英章的字体供应曾是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其作品分别占公司2017年至2019年收入的78.47%、76.26%和51%。田英章也是该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第三大供应商。毫不夸张地说,田英章支持该公司自行上市。

然而,2018年,田英章起诉华夏万娟。原因是田英章通过开卷查询系统发现,自2006年以来,华夏万娟公司故意隐瞒已出版图书的数量和种类,隐瞒应付稿费的扣除。

据此,田英章要求终止与华夏万娟的合作协议,并要求该公司赔偿因恶意违约而扣留的报酬。

尽管田英章总是输掉官司,但他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权力。根据华夏万卷招股说明书,田英章已将此案提交最高法院。2021年2月22日,公司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书》。

根据招股书,在与田英章发生诉讼纠纷后,华夏万娟调整了产品结构,将畅销系列《写作课堂练习》的书法家由田英章改为周贝娜和刘鹏飞。田英章饭否产品在总收入中的比例一直在下降。2019年末,这部分收入占华夏万娟总收入的50.97%,2020年上半年进一步下降至31.45%。

(来源:公司招股说明书)

对于未来的判决,华夏万娟回复,如果维持原判,对公司不会有不利影响。如败诉,公司需向田英章支付总计1275.45万元的报酬和违约金,但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然而,我们的记者发现。在此期间,华夏万娟并没有放弃购买田英章饭否产品。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20年上半年,华夏万娟仍占田英章采购的20.92%。公司是否暂时摆脱不了对田英章繁体字的依赖,后续公司是否还存在出版销售田英章繁体字字帖的诉讼风险,仍然是个问题。

此外,据天眼查,截至目前,涉及华夏万娟的司法案件有28起,其中12起涉及著作权归属和侵权纠纷。

(来源:天涯潮)

吸取“田英章事件”的教训,针对公司类似问题的诉讼不断,质疑华夏万娟的供应链管理、相关业务合作方式、知识产权管理是否存在管理漏洞。

业绩承压,营收净利润增速放缓

其实很多问题直接影响了华夏万娟公司的业绩。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6月底,华夏万娟分别实现收入1.56亿元、1.96亿元、2.35亿元和8769.33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767.64万元、5237.20万元、6411.39万元和1847万元。虽然保持了稳定的增长趋势,但增长率逐渐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增长25.84%和19.85%,净利润分别增长37.19%和22.42%。华夏万娟净利润增长明显高于同期收入增长。

本报记者发现,在此期间,公司教辅的销售单价分别为5.19元/本、5.67元/本、6.26元/本和6.64元/本,价格持续上涨,而公司产品销量呈下降趋势:2019年,公司字帖销量为888.11万份,而2019年为950.76万份。去年上半年字帖销量只有301.79万本。

此外,招股书显示,华夏万娟的提款率也大幅上升,报告期内分别为17.35%、17.96%、21.18%和30.73%。

面对业绩下滑,公司似乎没有更好的应对办法,只好“悄悄”调整客户的信用期。本报记者发现,2017-2018年华夏万娟对私人经销商客户的授信期限主要为15天,到2019年,授信期限已调整为30天。

“是否通过提价影响业绩,是否通过信用期调整增加收入?”华夏万娟在报告期内的异常行为之前也被监管机构查询过。

值得注意的是,早些年,华夏万卷成立了华卷教育,涉足书法教育培训,试图通过衍生业务打造第二个增长点,但失败了。公司已全面转让华娟教育股权,将注意力转向印刷字帖。

目前中小学生整体增速下滑,字帖行业总体增长有限,公司天花板明显。

在这种情况下,华夏万娟利用“教育部推荐”进行虚假宣传,无异于自爆痛点。类似的虚假宣传不仅违反法律法规,误导学生和家长,而且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从公司二次会议的结果也可以看出,监管对违法违规行为是零容忍的,违反这个“底线”的公司也会被坚决封杀出资本市场。

主基金加仓列表实时更新,在APP >中免费观看;>。

(文章来源:洪钟。com)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