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疫情后高增长

疫情后高增长 证券协会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225

原标题:疫情后高增长

“远景杯”预测调查显示,2021年中国经济可能面临“高增长+低通胀”的组合,GDP和CPI预测中值分别为8.9%和1.3%。

本报记者廖宗奎/文

2021年,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都将出现近年来罕见的高增长。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崩溃,疫情好转带来的均值回归和全球宽松政策的发挥,将铸就2021年的高增长。

面对这种非正常的高增长,政策需要谨慎。经济的复苏仍然需要宽松政策的支持,但世界货币过剩是否会引发通货膨胀,将经济推向过热的尽头?随着商品价格的快速发展,全球股市不断创新高,再通胀的逻辑已经推导出来。如何保持政策平衡将成为2021年的关键。

冬季疫情反复爆发,意味着2021年全球经济复苏不会是马平川,全球股市被高估,国内房地产政策收紧,可能带来潜在风险。

异常高的增长率

近两年来,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增长曲线。它粉碎了2020年的经济低谷,也将创造2021年的经济高峰。

2020年中国GDP(不变价格)将增长2.3%,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低的年度经济增长。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GDP(不变价格)同比下降6.8%,也是有史以来最低的单季度经济增长率。

全球经济在2020年上半年也遭受了严重的衰退,其短期衰退甚至超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比如2020年第二季度,美国GDP按年化率下降了31.4%。

在疫情改善和宽松政策的支持下,全球和中国经济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复苏。专家普遍预测,这种经济弹性将在2021年继续,并在疫情后时期产生高增长。

《证券市场周刊》最新的“远景杯”预测调查显示,2021年中国GDP(不变价格)增长预测中值为8.9%,增速将比2020年提高6.6个百分点。其中,最乐观的预测来自工业研究,认为2021年中国GDP增速有望达到10.7%;最悲观的预测来自国家信息中心,也达到7.6%。

由于基数的影响和政策可能会逐渐回归常态,2021年中国GDP增长曲线将呈现“前高后低”的形态,即上半年增长较高,下半年回落。

欧美主要发达国家仍保持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财政刺激仍有望加码,全球经济复苏势头继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月份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21年全球GDP将增长5.5%,比2020年10月的预测高出0.3个百分点;2021年发达国家GDP增长4.3%,比2020年10月预测高出0.4个百分点;2021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GDP将增长6.3%,比2020年10月的预测高出0.3个百分点。

需要注意的是,2021年世界和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只是一种不正常的特殊情况。随着疫情的消失,全球经济将在未来更长一段时间内回到潜在增长的附近。人口老龄化后,中国经济无法改变潜在经济增长逐渐下行的长期趋势。

把2020年和2021年放在一起看,长期经济增长下行的特征可能更清晰——假设中国经济在2021年能够实现8.9%的高增长,这两年的复合平均增长率为5.6%,明显低于前五年6.5%的平均增长水平。

恢复动能的变化

2021年经济各部分也将出现罕见的高增长,但与2020年下半年相比,经济复苏的重点可能会发生变化。

2020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复苏体现为:供给侧复苏较快,需求侧出口、基础设施、房地产投资恢复较好,但消费尤其是服务消费恢复较慢。

由于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供应方恢复较快。2020年第四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1%,已完全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2020年下半年的高出口热潮得益于中国供应链的强劲生产率,抢占了许多国家的出口份额;另一方面,它受益于全球经济的复苏,这导致了商品贸易的复苏。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出口(以美元计)同比增长16.7%。

消费恢复缓慢,主要是疫情对“接触经济”仍然不友好。2020年第四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4.6%,仍明显低于疫情前2019年8%的水平。

但展望2021年,经济复苏动能可能会发生变化。生产方的弹性会降低。随着疫苗的广泛接种,消费的复苏有望加快,成为经济的主力军。关于出口是否会继续强劲,存在一些变数。

首先,在生产领域,“远景杯”预测调查显示,专家对2021年工业增长的预测中值为9.2%,比2020年提高6.4个百分点;2021年第一季度工业增长预测中值为20.8%,比2020年第四季度高出13.7个百分点。基地影响很大。按照这个预测,2021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的工业平均增长只有5%左右,动能不快。

其次,在需求侧消费方面,“愿景杯”调查显示,2021年专家对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预测中值为13.2%,比2020年大幅提高17.1个百分点;2021年第一季度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预测中值为25%。根据这一预测,即使排除受基数干扰的第一季度,2021年第二至第四季度的平均消费增长率预计将达到9%以上,其动能仍高于2019年的正常水平。

在研究报告中,浙商证券将消费分为四类:必需品、与“家庭经济”相关的消费、“低社会属性”的选择性消费品、“高社会属性”的选择性消费品和服务消费。随着疫情的好转,消费结构将逐渐从社会属性低的消费向社会属性高的消费转变。

此外,就外部需求而言,专家们似乎对2021年出口持续强劲并不十分乐观。“远景杯”调查显示,专家对2021年出口增速的预测中值为8%,比2020年高4.4个百分点,但明显弱于2020年第四季度。如果考虑到2021年第一季度的高增长,第二至第四季度的平均出口增长率可能不到3%。

按照市场主流观点,2020年下半年出口高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疫情对全球产业链的影响。随着未来疫情的缓解,全球产业链将恢复,中国出口份额将恢复正常。

然而,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朱仍对2021年的出口持乐观态度。“从出口结构来看,中国对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出口份额已经形成一定程度的替代。随着海外政策和疫苗的普及,海外经济会逐渐回升,但中国的供给替代会继续。”

疫情反复扰动

临近春节,疫情不断重复。从1月12日开始,全国连续10天新增确诊病例100余例。

1月20日,国务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倡导“就地过年”,并宣布“回国要求7天内出具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各省对疫情的监测和预防措施越来越严格。反复爆发的疫情是否会中断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持续的经济复苏,对当前经济有何影响?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吴歌认为,“疫情的复发将在短期内影响修复的速度,但可能不会改变修复的方向。”

疫情反复造成的“就地过年”会减少省与省之间的经济活动,疫情严重的省份内部的经济活动会明显减少。从城际客运总量来看,2021年以来,城际客运总量比2020年同期下降了40%左右。工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涵指出,疫情严重省份(河北、黑龙江、吉林)城市的经济活动强度下降了20%,而非疫情省份城市的经济活动受影响仍然较小。

传统春节假期具有明显的“高消费低生产”特征,即春节假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进消费,但由于假期而抑制生产。汪涵认为,“就地过年”的政策会导致与传统春节的供需差异。“生产端的表现可能比传统春节假期好,但部分传统春节消费可能会有压力,服务消费比一般商品消费更受疫情及相关家居限制等政策影响。”因为商品消费可以通过网上消费得到一定程度的补偿。

在特定行业,也可能有比较大的差异化影响。广发证券宏观团队认为,“除夕夜”对工业和建筑有正面影响,对交通和旅游有负面影响,对餐饮、批发零售和房地产有复杂影响。

目前的疫情是否会反复拖累一季度经济增长?专家之间有些分歧。广发证券认为,“本地新年”的整体影响可能是积极的。根据“视觉杯”的预测调查,专家预测的中值对应的是较低的经济动能。

“远景杯”调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增速预测中值为18%,表面上看很高,但受基数影响较大。这时,考察经济环比增长率可能更真实地反映经济的实际动能。

2018-2019年季度平均GDP在1.5%左右,大致是正常情况下中国经济逐月平均动能。如果中国经济能在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1.5%的环比增长,相应的GDP增速将在19.7%左右。这反过来表明,专家们实际上对2021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势头感到担忧。

1月份发布的最新制造业PMI从51.9降至51.3,低于市场预期。国家统计局服务业研究中心高级统计师赵清河指出,中国制造业传统的淡季是在春节前后。此外,近期局部疫情对部分企业生产经营产生了一定影响,制造业整体扩张势头放缓。

这一流行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仍在继续。专家对第一季度全球经济的预测截然不同。美国第一季度GDP增长预测中值为2.1%,比2020年第四季度低1.9个百分点。甚至许多机构认为,美国经济将在第一季度再次出现负增长。

在1月份的美联储利率会议上,美联储对美国经济未来的复苏不像以前那么乐观。美联储表示,“最近几个月,经济活动和就业复苏的步伐有所放缓,疲软集中在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美联储改变了此前对经济持续复苏和复苏的看法,在新闻发布会上不断强调经济前景不确定,经济复苏仍远未达到目标。

“远景杯”预测调查还显示,欧元区第一季度GDP增长预测中值为0.4%,日本第一季度GDP增长预测中值为-2.3%。

通货膨胀差异

如果能在不造成高通胀的情况下保持经济高速增长,这样的经济组合将是最美妙的。2021年的中国经济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组合。

“远景杯”预测调查显示,专家给出的2021年中国CPI增速预测中值为1.3%,将比2020年低1.2个百分点。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CPI增速预测中值为0.1%,与2020年第四季度大致持平。为什么经济高速增长不会带来高通胀?

通货膨胀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货币现象。在2020年疫情的冲击下,中国的货币政策并没有泛滥,而是采取了相对克制和宽松的形式。2020年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0.1%,增速仅比2019年末高1.4个百分点。与之前的经济刺激周期相比,M2本轮的上涨速度要小得多。

另外,中国CPI受食品价格影响较大,尤其是猪肉价格。未来一段时间,猪周期概率下行,决定了整个CPI难以明显上升。

但是猪肉价格最近反弹了。猪的周期会改变吗?招商局证券研发中心董事总经理谢解释说,饲料价格上涨、春节临近、疫情复发等因素导致短期猪肉价格上涨,但预计2021年第二季度生猪产能将回到猪瘟爆发前的水平,猪肉价格有下跌趋势。

但从全球来看,可能存在通货膨胀风险,会在一定程度上给中国带来输入性通货膨胀。因为欧美的货币政策太宽松了。2020年12月,美国M2同比增长25.7%,比疫情前高出约19个百分点。美联储在这一轮的QE扩张甚至超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CPI只是描述通货膨胀的一个方面,PPI也是一个重要的通货膨胀维度。

随着经济复苏,2020年下半年,商品价格明显上涨。例如,原油价格已回到50多美元/桶,铁矿石和动力煤期货价格创下历史新高,铜价已超过前几轮高点。铝、锌、螺纹钢等大宗商品价格从疫情底部大幅上涨,大宗商品货币澳元也在如火如荼地上涨。

商品价格上涨将推高2021年的PPI。谢预测,2021年PPI年均值为3.5%,峰值可能出现在第二季度,将超过4.5%。其中,竞争性行业价格上行空间有限,供给有限或供给更集中的行业有能力主动提价。

政策平衡技术

2020年的政策相对线性。面对疫情的负面影响,全球宏观政策以宽松基调为主。2021年,政策的节奏可能会改变。如何把握经济复苏与政策的平衡,以及疫情和刺激政策可能带来的一些后遗症,是政策调控的关键,难度明显加大。

在美国,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在2020年第一季度迅速将基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并推出了前所未有的QE政策,其扩张后的财政政策并不比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差。

目前,美联储短期内退出QE的可能性非常低。一方面,正如美联储所说,美国经济复苏仍远未达到目标;另一方面,美国巨大的财政赤字需要通过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消化。

2020年赤字达到前所未有的3.1万亿美元,而市场预测2021年赤字仍将超过2万亿美元,占GDP的10%以上。鉴于美国国债供应的压力,美联储需要保持一定的QE规模来支持财政融资。

参考QE3的推出特征,美联储比第一次加息早两年左右下调了QE规模。根据美联储公布的最新基准利率位图,美联储在2023年底之前不会考虑加息。因此,预计2022年上半年之前不会出台削减QE的措施。

在中国方面,央行连续下调RRR,并在2020年春节后投入大量短期流动性。同时,设立专项再融资3000亿元,支持疫情防控重点地区和重点企业,增加专项再融资再贴现额度5000亿元,支持企业有序复工复产,增加再融资再贴现额度1万亿元,支持经济复苏和发展。引导LPR利率下降,从而降低贷款实际利率。财政上,不仅2020年财政赤字将首次占GDP的3%以上,还将发行1万亿元的抗疫专项债券,地方专项债券规模将大幅增加,减税减费仍将继续。

目前国内政策面临的矛盾是:经济已经复苏,疫情非常时期的政策肯定会退出;然而,经济复苏的前景仍然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如果政策撤销过快,可能引发第二次经济下行的风险。政策需要保持微妙的平衡。

2020年12月底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强调,“疫情和外部环境的变化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中国经济复苏基础仍不牢固。”对于未来的宏观政策,指出在2021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的必要支持”,“不要急转直下”。这种政策基调是平衡增长和风险的艺术。

疲软的美元周期

在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和市场的一个突出特征是美元疲软。流动性宽松推动的美元疲软不仅会推高大宗商品价格,还会推高股市。

自2020年3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从102.7的高点持续贬值至89.4。不到一年,美元整体贬值13%。几乎与此同时,美股大幅反转,涨幅达75%。

谢宣亚认为,美元疲软不是短期现象。一方面,全球流动性从收缩进入扩张期,以国际资本流动和一系列资产价格为标志的全球金融周期进入复苏繁荣周期。另一方面,全球风险偏好有所改善,投资者开始减持美元这一安全资产。“推动美元进入约9年的疲软周期,美元指数预计将回落至70左右。”

朱还认为,美元中期走弱的可能性很大,宽松货币政策导致的利差预期是推动美元走弱的关键因素。未来1-2年,修复美国经贸关系需要时间。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保持比欧洲和日本央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大规模的“财政货币化”趋势决定了美元的充裕供给。“预计美元指数将在2021年年中跌至85左右。”

在美元疲软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明显升值。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从7.13升至6.46,累计升值9.4%,是过去五年的一个大幅升值时期。专家普遍预测,2021年人民币将继续升值,但升值会放缓。根据“远景杯”预测调查,2021年底专家对人民币兑美元的预测中值为6.4,将比2020年底的6.52水平高出1.8%。

虽然普遍认为人民币应该升值,但升值的过程并不是线性的。据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称,2021年人民币汇率有望走出し-shaped轨道,“即先升值,然后波动并回落。因为随着美国财政刺激政策的实施和拜登政府加快疫苗接种以更快实现群体免疫,预计美元最迟将在下半年反弹。”

吴歌还认为,疲软的美元可能会逆转。“如果美国的疫情控制和经济表现开始优于欧洲,那么美元疲软的格局可能会逆转,这将对人民币等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产生影响。”

“远景杯”全球预测调查显示,专家预计2021年第一季度末欧元对美元的预测中值为1.21,欧元将比2020年底贬值1.6%;2021年第一季度美元/日元预测中值为104,大致相当于2020年底。这说明专家认为,美元贬值短期内会暂时缓解。

潜在的风险是什么

2021年,中国经济可能会面临近年来罕见的“高增长+低通胀”组合,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运行的道路是马平川,仍然存在许多潜在风险。

经过2020年的大幅上涨,全球股市的估值不再便宜。在美联储超宽松政策的帮助下,美国股市创下历史新高。标准普尔500指数指数已经达到3870,但美国经济在2020年并不理想,这使得美股估值飙升。

根据Wind数据,标准普尔500指数的静态估值PE(TTM)高达36倍,已经超过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和2007年房地产泡沫时期的估值。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正伟告诉《证券市场周刊》,不稳定的美国股市是2021年全球经济和市场的主要风险。“目前,美国货币政策极度宽松,财政政策继续刺激。于是,美股持续上涨一段时间,而少数股票持续上涨,投资者退化为越来越多的散户,这似乎是每一轮市场繁荣达到顶峰的象征。任何偶然因素都可能引发调整,并可能影响全球市场。”

1月下旬,美国股市连续几天出现大幅调整,似乎预示着高估调整的一些风险。

朱还认为,高估的资产价格是2021年的主要风险。“未来主要央行与市场之间货币政策沟通的方式和透明度可能会影响金融资产价格的稳定。过度的政策收紧预期可能导致更大的资产价格波动风险。”

从国内经济来看,房地产的作用举足轻重。在2020年的经济复苏中,房地产行业做出了巨大贡献。2020年房地产开发完成投资同比增长7%,疫情过后恢复较快,整体超过市场预期。

但2020年8月20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与央行召开重点房地产企业座谈会,明确提出实行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增强房地产企业融资的市场化、正规化和透明度,为房地产企业设立“三条红线”。即不含预付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负债率不到一倍。还要求相关试点房企在2023年6月30日前完成减债目标。

房地产政策的收紧可能会给2021年的经济带来一些变量。鲁政委认为,关键是要把握住房地产政策的力度,确保“稳定房价、稳定地价、稳定预期”的目标实现,出现大幅度下跌和继续过度上涨可能会积累风险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