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报道|净利率下跌,错过1000亿,高管离开红阳地产面临新的考验

「亚太优势」报道|净利率下跌,错过1000亿,高管离开红阳地产面临新的考验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70

虽然少了1000亿元,但鸿阳地产的盈利能力下降了。回顾2020年财报,宏阳地产收入同比增长30%左右,净利润同比增长13.4%。但无论是毛利率还是净利润率都连续四年下降。对于宏阳地产的联合首席执行官袁春来说,未来有必要努力实践以提高宏阳地产的盈利能力。

同时,鸿洋地产更注重“品质成长”。在鸿洋地产举办的2020年业绩发布会上,袁春也表示:“鸿洋已经进入前50名阶段,未来质量增长更重要。接下来,专注于核心竞争力和稳定优质的增长。”

缺少“1000亿”

财务报告显示,2020年,鸿洋地产实现合同销售额865.0亿元,同比增长32.8%;合同均价从2019年的每平米13283元上涨到2020年的每平米14622元,同比上涨10.0%。

销售额虽然增长了30%,但却没有达到红阳集团董事长曾焕沙设定的1000亿元的目标。早在2017年,曾焕沙就提出了“2020战略”,即到2020年实现1000亿元的目标,房地产达到“1000亿元规模”,业务完成“百店计划”,物业成为领先的社区综合服务提供商。

当时,红阳地产正处于意气风发的一年。2017年,明星职业经理人张亮加盟鸿阳地产,随后徐汇、泰和、新城等新“千亿”地产企业高管携手加盟。与此同时,鸿阳地产从区域性房企迅速部署到全国各地,“百店千亿”计划也出台。

三年来,鸿阳地产发展迅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区域性房地产企业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房地产企业。但是当时1000亿的目标并没有如期实现。其实在鸿阳地产内部,1000亿元的目标已经被推迟了。2020年初,鸿洋地产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何杰曾透露:“鸿洋地产2020年的年销售目标是750亿元,增长率为15%。可销售资源估计超过1100亿元。”相比三年前的雄心壮志,红阳地产的新目标也暗示着之前的计划失败了。

但红阳地产双轮驱动战略下的经营目标“百货店计划”也失败了。据财报显示,红阳集团已开设6家红阳广场,正在筹备9家红阳广场。即便是准备的数字,也远远没有达到100家店的目标。

而携手加盟红阳地产的明星经理人也纷纷离职。去年年底,张亮辞职了。新年伊始,何洁、蒋大强等高管也相继离职。目前,由曾焕沙从圈内招募的红人袁春接任执行董事兼联席首席执行官。在这次演出会上,袁春表示:“宏阳已经进入前50名的阶段,未来更重要的是有质量的增长。接下来,专注于核心竞争力和稳定优质的增长。”

净利率已经连续四年下降

财务报告显示,2020年,鸿阳地产实现收入201.58亿元,同比增长32.9%。其中,商业及酒店营业收入5.42亿元,同比增长20.3%;净利润18.54亿元,同比增长13.4%,净利润率达到9.2%;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6.61亿元,同比增长13.2%;核心净利润15亿元,同比增长11.87%;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核心净利润为13.13亿元,同比增长约11%。

在营收同比增长30%的情况下,鸿阳地产的净利润也同比增长10%,但净利率却跌至9.2%的新低。根据2019年新京报记者对50家典型上市房地产企业的平均净利润计算,50家上市房地产企业的平均净利率为14.29%,而红阳地产的净利率明显落后于平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红阳地产的净利率已经连续四年下降。根据东方财富网的数据,2017年至2020年,鸿阳地产的净利率分别为19.47%、14.32%、10.78%和9.2%,已从两位数降至一位数。同时,与2017年相比,鸿阳地产的毛利率也有所下降,2017年至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为40.58%、31.25%、25.14%和22.36%,也是连续四年下降。

这也意味着,鸿阳地产的规模背后,存在着盈利能力持续下降的问题。针对2020年毛利率下降,鸿阳地产在其财报中表示:“毛利率下降,主要是毛利率较高的产品收入确认比例较2019年同期有所下降。”

关于利润预期,在鸿阳地产的业绩发布会上,袁春表示:“未来,我希望在规模增长的同时,通过并购、商住联动等方式收购土地,包括重点提高管理效率和融资成本。进一步优化使得盈利能力在行业内保持一定的竞争力。”

减债背后:非控股权益大幅增加

负债方面,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洪阳地产剔除合同负债后的资产负债率、净负债率、现金短期负债率分别为69.4%、50.3%和1.62倍,均符合“三条红线”监管要求,进入绿色房企。

回顾2019年末,鸿阳地产资产负债率为81.1%,同比增长15%,净负债率为70.4%,同比增长2.1%。然后,2020年后一年,鸿阳地产的净负债率降至50.3%,符合“三条红线”的净负债率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红阳地产的净负债率大幅下降,非控股权益大幅增加。财务报告显示,鸿阳地产的非控股权益从2019年的41.59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122.23亿元,即2020年的非控股权益几乎是2019年的三倍,非控股权益占总权益的44.6%。

然而,随着非控制性权益的大幅增加,非控制性权益应占利润并未出现相应增加。根据财务报告数据,2019年和2020年非控股权益应占利润分别为1.68亿元和1.94亿元,分别约占10.16%和10.46%。

40%的股权只对应10%的利润,红阳地产的非控股股权与利润不匹配。另一方面,由于非控股权益的增加,红阳地产净负债率分母中的总权益扩大,而净负债率也迅速下降。

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白文喜表示:“公司非控股权益的净负债率大幅上升,而非控股权益对应的利润增长与股权不匹配。这一会计特征反映了企业融资中存在明确的债务或结构性融资,导致部分项目公司内部股东权益不对等,可能会降低合并报表后母公司的表观负债率,即隐藏部分真实负债,同时相对降低公司整体财务成本。但实际上公司真实负债水平并没有下降,可能会误导相应的债权人和公众投资者。"

“这是典型的小盘股交易,和真实债务的安排。有的房企是在“三条红线”的压力下经营,少数股项目的债务在表外体现,然后承诺回购或保证回报。这其实是一种债券形式的安排。”汇盛国际资本总裁黄立冲告诉新京报记者。

那么,在“三条红线”下,如何在保持规模增长率的同时,继续进入1000亿元,提高盈利能力,是红阳地产目前面临的新考验。

新京报记者徐谦

编辑吴昕校对李香玲

来源:新京报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