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二西格玛访谈:AI技术的顶尖人才会比银行家更有价值

二西格玛访谈:AI技术的顶尖人才会比银行家更有价值 爱迪尔论坛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80

科学家应该比银行家贵?大卫·西格尔认为这是真的。投资市场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具备AI技能的高技能人才稀缺,收入会很高。

未来,定价最高的投资市场将不再是银行家,而是AI技术的顶尖人才。

《财经》记者吴海山|杨文洪秀|编辑

量化基金巨头Sigma更愿意将自己定义为科技公司,而不是投资管理公司。

该公司三分之二的员工从事科学研究和开发,拥有海量数据和世界级的计算能力,旨在通过智能技术的应用塑造投资管理的未来。

双西格玛18年前进入量化投资领域,主要投资于公开市场产品、股票、商品、外汇等。如今,它管理着600亿美元的资产。它正试图进入私募股权投资领域,希望像18年前进入公开市场一样重塑私募股权投资市场。

大卫·西格尔是六西格玛的联合主席。他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家。在与《财经》记者的谈话中,他反复强调了“科学家”这个词。他强调,投资市场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AI技术的顶尖人才将不再是价值最高的银行家。

6月11日,大卫·西格尔与公司亚太区负责人林国峰接受《财经》记者专访,阐述量化基金投资机构眼中的量化投资。

左:大卫·西格尔;,双西格玛联合主席;右图:林国峰,六西格玛亚太区负责人

量化剧透二西格玛

财经:市场上有很多量化投资基金,特别是最近两年,因为被动投资收益更高,促进了大家在这方面的发展。与其他公司相比,你的公司有什么特别之处?

大卫·西格尔:我们公司非常重视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才能,追求员工强大的研究能力。我们有1600名员工,其中数百人获得了博士学位,一半以上在做研发工作。如此优秀的人才团队,是我们的一大特色。同时,我们公司有着行业内最丰富的经验。

林国峰:我们公司的基因是科技。我们很少看到投资公司招聘的主要人员是工程师和科学家。我们的首席技术官(CTO)是曾经在Google做AI的著名科学家,大卫本人是麻省理工毕业的人工智能专家,我们的另一位创始人是斯坦福毕业的数学家,所以我们的投资理念是先看科技实力。

《财经》:我们通常说的是量化投资,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其实是一个很神秘的概念。在你看来,量化投资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其未来发展潜力如何?

大卫·西格尔:实际上,我并不特别喜欢“定量投资”这个说法。个人更愿意称之为“基于算法的投资”。因为我们在谈量化投资的时候,通常指的是一些比较简单的方法,比如因子分析法等。,但我们实际上想模拟人类基金经理在做出投资决策时所考虑的过程。很多人认为量化可能是一种策略,我们最终希望的是,这种技术可以应用到整个投资的各个方面。我觉得投资管理其实是一个很科学的核心问题。

《财经》:你认为很多投资经理会因为六西格玛而失业吗?

大卫·西格尔:与普通的投资管理公司相比,我们有大量的员工,我们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我们认为,投资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或者已经发生了变化,投资行业所需要的人才也会发生一些变化。它需要软件工程师、数据工程师或人工智能专家,以及具有这些素质的员工。因此,我们认为整个行业的岗位总数应该保持不变,但也许我们会看到对不同人才或技能的需求。

投资管理现在更多的是基于算法,其他行业更多的是引用算法,比如医药行业,医药行业,交通行业等。我觉得我们已经全面进入了一个算法时代。

《财经》:从大的市场环境和过去18年的Sigma业绩来看,什么样的市场环境有利于算法型基金获得更高的回报?

大卫·西格尔:我们建立的算法希望能应对不同的市场条件,但我们并不完美,所以在一些市场环境中会有一些不利因素。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提高自己的技术条件,希望在大部分市场环境下都能获得不错的利润。

世界在不断变化,市场也在不断变化。我们需要做的是使用基于算法的方法来推断我们的市场决策或者我们需要根据数据做出的决策。同时,当我们有更多的数据时,我们会对如何处理过去发生的情况更有信心。

林国峰:你可能会认为量化基金在某一类市场会做得很好,因为有一些市场因素会让它表现得更好。然而,我们的方法不同。我们以科学的方式理解一家公司,而不是因为市场情况而做交易。我们邀请了很多数据科学家。我们在分析一个公司的时候,需要找到详细的数据来深入了解它的供应链,销售情况等等。

大卫·西格尔:例如,如果你考虑购买苹果股票,你如何判断这是一个开始的好时机?当然,你可能会从多个标准或维度考虑,比如公司的业绩、目前的经济状况等。,还有上百个思维维度。我们想做的是用电脑模拟人的决策过程。

林国峰:对一家公司做研究可能比较简单,但是我们一次可能买15000家不同的公司,需要大量的分析数据。我们需要建立同时查看15000个不同数据的能力,这是我们的科技方法。

投资需要因地制宜

财经:最近两年,国内很多人都在谈论量化投资。在你看来,国内量化投资市场现状如何?

林国峰:我们感觉整个量化市场才刚刚起步,国内量化市场只有四五年的历史。大卫·西格尔和约翰·奥弗迪克创办我们公司已经18年了。我们需要大量的数据、经验和技术来做好这项业务。短短几年,国内波动如此之大,很难快速建立好的模型,所以我们觉得才刚刚开始。

大卫·西格尔:自从我们创业以来,我们已经积累了18年的经验。我们觉得我们的经验比其他投资公司丰富,尤其是在投资管理方面。

财经:你刚才说了其他市场的经验。你能告诉我们在其他市场,如美国和欧洲有什么不同吗,有什么经验可以应用到中国市场?

大卫·西格尔:每个市场都有自己独特的数据集,我们现有的数据类型也会影响我们决定使用的量化方法。一般来说,相对成熟的市场会有更多的数据源,我们也可能收集时间跨度更长的数据,可以用于我们的分析。

林国峰:我们用数据来寻找资产的价值,所以要了解中国,首先要看基于中国数据的标的资产。我们的能力在于如何分析哪些数据可用,哪些数据不可用,如何判断资产。

财经: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模型。这种模式全世界都一样吗?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的标的资产价值如何判断?中间因素设计是如何设计的?

大卫·西格尔:使用算法评估资产价值的过程非常复杂。双西格玛使用多种方法,包括人工智能和基于机器学习的方法。有时我们有一些方法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使用,有时我们可能需要针对特定市场的算法和方法,所以这不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

《财经》:你倾向于购买什么样的资产?你在选择资产时看重哪些特质?

林国峰:我们都投资于公开市场和高流动性领域,主要是股票市场、股票市场、商品市场和外汇市场。我们管理的600亿美元资产就是在这些市场上购买的。除了公开市场,我们也开始用数据推动私募管理。我们现在有一只PE基金,在IPO之前做C轮、D轮交易,也有一些创始企业。

在过去的18年里,我们使用数据来观察基础资产。在私募管理方面,我们尽力去看看底层管理公司是如何利用数据帮助他们做得更好的。

大卫·西格尔:我们看的是非常宏观的,因为资产价格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我们会尽可能多的看一些因素。

看好中国市场

《财经》:此前,贵公司在中国申请了独立经营许可证。现在发展情况如何?你在中国的计划是什么?

林国峰:我们今年刚成立国内办事处,取得了WFOE的资质。未来我们将继续通过许可程序在国内扩张。从长远来看,我们对中国市场持乐观态度,我们愿意在中国做生意。原因如下:第一,我们看到中国资本市场正在深化,投资机会越来越多;第二,我们也看到中国的数据,整个生态系统也在发展,所以我们做研究,做科技开发也有很好的空间;第三,监管机构越来越欢迎跨国公司帮助中国市场发展。这三个原因,作为一家科技金融公司,一定要来中国。

我们在中国的第一个计划是首先获得私募管理许可证,我们希望在今年内实现。我们希望在一两年内先有人民币基金。

《财经》:你认为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有什么不同?包括市场环境和做生意的方式,在国内是找合作伙伴一起做还是自己一个人做?

林国峰:我们在国内肯定需要找合作伙伴,但是一定要找对合作伙伴。我们的能力是数据分析和技术。我觉得很多中国的合作伙伴可能对市场、数据、生态圈有更深的了解,应该找合作伙伴互补。我们不是纯粹的贸易伙伴,我们在寻找能够深入研究这个市场的人。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建设我们的能力,我们正在香港和上海建设我们的团队。

《财经》:你为什么考虑进入私募股权市场?

大卫·西格尔:目前,私募股权市场仍处于大数据革命的早期阶段。18年前进入公开市场时,我们非常重视数据的使用。现在我们使用同样的想法,希望将我们对数据的重视带入私募股权市场。我们还认为,私人股本市场对数据的态度可能会经历与公开市场类似的变化。

《财经》:你觉得科学家应该比银行家贵吗?

大卫·西格尔:的确。AI技能在市场上非常稀缺。如果是高度老练的专业人士,收入会很高。

(本文首次发表于2019年7月8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标签:

相关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