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 我的国债命运/杨荣标

「基金持仓」我的国债命运/杨荣标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34

国债,顾名思义,是中央政府按照法定程序,在一定期限内偿还的一种有价债券。以国家信用形式有偿筹集财政资金是中央政府的有效手段。国债具有弥补财政赤字、筹集建设资金、调节宏观经济运行等多种功能。中国发行的国债因其高票面收益率、实物型、流动性、安全性、支付及时性和资产保值增值性而享有“金边债券”的美誉。

因为工作调动,我开始依附于国债。1987年底,从12军34师调过来后,分配到金华市婺城财税局任副局长。1994年4月,鉴于金华“一街三宅”的不合理情况(一街有金华市政府、婺城区政府、金华县政府),金华市政府决定合并婺城区,原区政府人事和市政府相应部门合署办公,我被调到市财税局综合规划科任副科长。

总计划部是一个大部门,一般部门有十几个工作人员。其主要业务是管理市级预算外资金,其任务之一包括国债工作。综合部还有国债服务部,设主任1名,副主任1名,工作人员4名,具体承担每年销售国债、到期兑付国债、销毁兑现国债三大任务,我负责这项工作。结果我开始和国债有半条命的关系。

国债有很多种,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国债,一类是国库券。国债可分为现金债券、建筑债券、增值债券等。,而国债可分为无记名实物国债、填制国库券的凭证式国债和证券交易所计算机清算系统发行的电子簿记国债。国债主要面向国内企事业单位和公众发行。国债的发行方式包括分配摊销、自愿认购和财政部门承销。国债的赎回期限短则半年,长则十年,一般三到五年。

(a)法院

中国的公债问题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甲午战争。

1894年,为适应甲午战争的军事需要,清政府组织了“利息借款业务基金”,发行面额为100两白银的债券,共筹集白银1102万两。1898年,清政府发行“赵信股票”向日本支付第四笔赔款,筹集约2000万元。

北洋政府统治时期,北洋政府从一开始就靠借贷维持政府运转,1914年成立专门的国内债券局。从1912年到1926年,共发行了27种国内债券和一些国库券,筹集了6亿多元。

国民政府时期,自1927年成立以来,已较大规模发行债券,当年财政部发行国债。从1927年到1936年的十年间,发行了26亿元以上的公债和国库券。抗日战争爆发后,抗日国债于1937年9月发行。迁都重庆后,除发行国家货币债券外,还发行美元债券、英国黄金债券和法国黄金债券,导致恶性通货膨胀。战后100万元的价值不等于抗战前的1元,百姓怨声载道。

(二)乙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债发行前后经历了四个阶段:

一个是1950年发行的贴现公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了支持人民解放战争,加快全国统一进程,稳定人民生活,走上经济恢复和发展的轨道,中央人民政府于1949年12月3日宣布,并于1950年决定发行《中国人民胜利债》。它以实物为计算标准,单位定义为“分”。每“分”公债相当于6公斤大米、1.5公斤面粉、4英尺细白布、16公斤煤炭的加权平均批发价,年利率为5%,5年内可以偿还。一期共发放1亿积分。第二阶段,由于国家财政经济好转,停止分配,到1956年11月,本息全部还清。

二是1954年至1958年,发行“国民经济建设债券”。发行的目的是筹集建设资金,加快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1954年至1958年,发行了第一批“国家经济建设债券”,总额35.44亿元,相当于同期国家预算支出总额862.24亿元的4.11%。1958年,国家经济建设债券分为1元、2元、5元和10元。1958年后,在左倾思想的指导下,社会主义国家不应该发行国债,于是国债的发行被终止。

三是1981年至1996年的无记名实物国库券。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实施了改革开放政策。为了加快国民经济建设的步伐,国务院决定从1981年起恢复发行国债,当年共发行40亿元。当时国家财政资金紧缺,人民生活贫困。所以当年的发行对象只有企事业单位,面额有10元、100元、1000元、1万元。

从1982年开始,国库券的发行对象从企事业单位扩大到个人。当年国库券的面额有1元、5元、10元、100元。从1983年开始,增加了50元面额的优惠券;从1990年开始,增加了20元面额的优惠券;1993年增加500元面额券;1995年增加了1000元面额。

1988年,鉴于当时物价上涨较快,国家在发行国库券的基础上,增发了面额为100元、500元、1000元、1万元的“国家建设债券”。1989年,国家在发行国库券的同时,又发行了面额为20元、50元、100元和5000元的“保值债券”。详见下表:

到1996年底,财政部发出通知,决定停止发行不记名实物国库券。结果,实物国库券就绝版了。

从1981年到1996年,中国发行了48种实物债券,9种债券,8种到期日,总额为6646.02亿元。

第四,1997年至今。每年发行的国库券不再是实物凭证的形式,而是记账凭证的形式。换句话说,自1997年以来,国债发行已经无纸化。随着会计电算化的不断发展,后来采用了电子记账。

至于国库券的发行,随着国民经济总量的增加,有越来越大的趋势。1981年恢复发行国债时,全国发行量为40亿元,1986年和1994年均超过100亿元。2007年,国家发行15500亿特别国债,购买部分外汇储备,抑制货币流动性。到2010年底,我国国债余额达到6.75万亿元,占当年39.8万亿元GDP的16.33%。这个比例看似挺大的,但和欧美、日本等国家相比,还是属于较低的比例水平。虽然理论上发债还有相当大的潜力,但近几年国债余额增长率平均达到30%左右,远超经济增长率。因此,中央政府应重视中长期国债政策的研究和制定,以规避国债风险。

从1982年国库券发行并出售给公众,到1996年国库券发行终止,整整经历了15年。

所谓实物券,就是把国库券货币化。当你想购买5元的国库券,即当你支付5元人民币时,你会立即收到一张5元面额的国库券。国库券匿名,不挂失,兑现时只认债券。假设你在1982年从1元、5元、10元、100元认购了一套116元的国库券。你给金库服务人员116元人民币后,工作人员会给你4张相同金额的国库券。国库券到期时,你用国库券兑换人民币到国库券服务部,国库券服务部工作人员按要求一起给你还本付息。

国库券采用人民币印刷技术,印刷精美,色彩丰富。它是一种没有名字和挂失的证券。目前我基本收集了一套15年来1元以上1000元以下各类债券的国库券。因为5000元和1万元的国库券面额太大,对于一个月只有几十元的普通工薪阶层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只能是鞭长莫及的债券。但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说,能收我那套国库券的人不多。

(3).

多年来,看到这些精美绝伦的国库券,经常有人问我,除了肯定和赞美之外,为什么一开始就想到收藏国库券。特别是在当时工资低,债务利息高的情况下,为什么能保持专注,不去交换呢?事实上,当时国库券的利息非常高。比如1993年一张100元的三年期国库券,1996年到期,利息高达71.99元,总本息可付171.99元。这对于20多年前工资低的打工仔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更何况到期当年不兑换的话,虽然以后任何一年都可以在中国人民银行兑现,但是到期后国家不会额外支付利息。也就是说,1993年的100元三年期国库券在1996年到期时不会按时兑换,如果50年后在2043年兑换,国家只付给你171.99元的本息。利息计算见下表:

所以,你要问我当初为什么收国库券,不得不说跟我从事的国债管理工作有直接关系,也可以说很好理解月球。

1994年4月起调到综合财务部,1995年5月回到税务战线,负责国债工作一年多。期间我直接承担了两次销毁国库券的工作。

国库券的销毁程序非常严格。首先,国库券赎回收回时,由国库券服务部工作人员在收回的国库券上逐一加盖“已付”的蓝印鉴,按不同面额捆装,注明年份、券别、总金额,然后登记入库;其次,在规定的销毁时间,我会代表财政局联系中国人民银行发行部、公安局、检察院、法律公证处的相关人员,确定共同验收的时间和地点,用打孔机在捆好的国库券上逐个打孔,重新封入麻袋,然后在验收单上每人签字,表示验收完毕;最后,我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部的一个干部派了一辆专车把所有盖章打孔的国库券运到中国人民银行旧币被销毁的机房,放入粉碎机中彻底粉碎销毁。最后,双方签署并签署了销毁清单。销毁国库券的全过程要求高,组织严密,程序健全,不能马虎。

第一次执行销毁任务的时候,因为刚参与这项工作,我能想到的只有如何组织销毁工作。1995年第二次销毁国库券时,鉴于大多数人会在到期时及时兑换,兑换后,所有的国库券都被销毁了,没有留下任何土地,我突然想到一个想法:一旦国库券被销毁,它们就会完全丢失,子孙后代再也看不到它们的本来面目。我们综合部作为负责发行国债的部门,从档案管理的角度来说,应该尽量在盖章打洞后保存一套,以备后人观看或提供实物依据供他人学习。况且国库券一旦盖章打孔,就失去了赎回的功能。如果你留在手中,你只能享受它们,永远不会给国家或人民造成任何损失。我拿定主意后,在核查人员销毁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上述建议,请大家讨论并发表意见。没想到我的提议没有被大家理解和接受,他们都说销毁国库券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上级要求销毁工作要彻底彻底,不能落下一张张纸片。与会者一致认为,将副本作为实物档案保存的提议不可行。所以,我只好勉强听从大家的意见。

但从大家的反对中,我意识到保留一套国库券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当时我就想,既然管理单位留不住,为什么不自己试着留一个呢?既然盖章打孔的国库券要销毁不留地,为什么不自费购买并保留一套可兑换的国库券呢?岂不是更完美?确立了思路之后,我采取了两个措施:第一,历年认购的国库券,一律不兑换保存。但是我毕竟只有少量的券款可以通过摊派的方式购买,所以我采取了第二种方式,委托国债服务部具体承办人潘帮我寻找并购买相关券款。我把手头没有的其他每年的国债都列了一个清单,说明一旦有人来兑换,只要质量好,潘就自费,也就是保留一套不盖章。请让潘潇先付已付的钱,然后在我拿走国库券时把钱结算并交给潘潇。

以上措施实施后,我基本上保留了一套不同年份的完好票据的国库券(但仍少了一小部分)。最小的面额是1982年的1元债券,最大的是1995年和1996年的1000元债券,其他的分别是5元债券、10元债券、20元债券、50元债券、100元债券和500元债券,总面额只有近5000元。这5000块钱目前看起来不多,但对于二三十年前的价值和可以支付的巨额利息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1995年上半年,虽然我离开了综合部,但从那以后我一直密切关注国库券的发行。星期天,你应该经常去古城的古董收藏市场。看到有国库券、债券的商贩,就会上前观看,识别查询,喜欢就买收藏。现在除了上面提到的1982年到1996年的几十张国库券外,我还购买了1954年未付的2万元国民经济建设债券,1956年、1957年、1958年的1元、2元、5元、10元国民经济建设债券,其中2张是1958年未转换的2元债券。90年代以来,有一次去遵义会议现场,突然发现一个小贩在纪念馆旁边摆地摊。当我向前看的时候,一个1954年的国家经济建设债券映入眼帘。虽然已经盖章付款,但眼睛还是亮亮的。仔细检查,发现赎回的印章是金华白龙桥供销社的。遇到这样的机会真是缘分!于是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此外,我还收藏了一份1954年1月29日随江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出售1954年国民经济建设债券的指示》出版的《江西日报》,一份1927年6月国民政府发行的10元国债,一份1937年9月卢沟桥事变后发行的10元抗日救国债券。现在看来,这笔抗日国债也可以算是国债征集的一笔财富了。

由于无记名实物国库券在1997年已经停止发行,已经绝版,再加上国库券利率高,到期赎回率极高,所以现存的国库券非常少。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库券的稀缺性会越来越突出。鉴于投资和收款的双重价值,国库券无可非议地进入了收款领域。在硬币市场上,国库券的供求矛盾非常突出,因为世界上保存的国库券数量远远低于停用的人民币集合数量。国库券的市场价格是逐年上涨的,面额越大,时间越早,债券升值越快。比如1981年,十元券的市价达到三四百元;1982年,100元券的市场价格达到六七千元;1983年,50元券的市场价格已达到4000至5000元。不难预见,国库券将是硬币收集中的一匹黑马。

关于作者:杨荣标,1950年出生,1969年入伍。曾任共青团政治部主任,师司令部直接工程部部长。1987年底调任金华财税系统,担任税务稽查局长8年。积极参与调查民国第一起税务案件(金华县虚开增值税发票案),获三等功。2010年退休,任金华市国家税务局总会计师。现任金华税务学院院长兼秘书长。

标签:

相关股票